心中的病毒与墙

北京圣保罗路德会

二零二零年预苦期第四主日

经文:马可福音7:24–30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上周,加州圣费尔南多谷的一名16岁男孩在学校遭到霸凌者袭击,他们指责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仅仅因为他是亚裔美国人。一名东亚男子,24岁的英国税务顾问,遭到两名青少年的暴力殴打和抢劫,他们一边打一边对他大喊”新冠病毒”。这些只是新冠病毒传播时针对中国和亚裔人的暴力与偏见的两个例子。在国内,会不会有对武汉人的偏见与暴力事件呢?病毒传播非常具有讽刺意味之处在于它没有性别、种族歧视,不管你的国籍、阶级和社会地位。我们听到太多的官员和名人在全世界不同的国家被感染。我们正在经历的这场战争是对抗病毒,而不是针对人。然而,人们罪恶的本性却把看不见的敌人变成可见的人,这种病毒使人们彼此怀疑。隔离措施是把病人和健康的人分离开来,疫情严重时武汉一些家庭的门窗被堵上,成为临时的墙壁。大家都知道一张有标志意义的新闻照片,一位年轻的女护士隔着医院的窗户与他的男友亲吻。另一则国际新闻是,一名立陶宛男子担心会被感染冠状病毒而把刚从海外回来的妻子锁在浴室里,担心她可能已感染了这种致命的病毒。一个国家修建隔离墙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外国人或外族的侵犯或非法进入,比如抵御游牧民族入侵的长城或特朗普为防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的隔离墙。过去那些与我们不同之人给我们造成的损失或伤害所产生的猜疑、不信任与敌意,都深深藏在我们内心深处。所有这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罪,罪像一种病毒,传播和感染我们的灵魂,其后果是在人之间筑起隔离墙。

        在最近两次英文堂预苦期的讲道中,我们说到了旧约是如何看待万国万民,以及上帝的计划是如何通过所应许的亚伯拉罕的后代—-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祝福各国各民的。祂来是为了拯救所有国家的人民脱离罪恶,并使他们与上帝和好,我们也听到了耶稣与一名罗马百夫长之间的交谈。今天,我们将了解到新约中另外两处主耶稣与外邦人的交往,尤其是与外邦女子的交往。

        马可福音第七章告诉我们一个来自推罗西顿的女子的故事。对于现代人来说,推罗西顿只是两个城市的名字,但推罗和西顿与其他城市有很大的不同,是当时隶属罗马帝国叙利亚省的异教徒城市。福音书作者马可希望他的读者知道,耶稣不仅来到祂自己人那里。他还来到外邦之地,来到社会边缘的人,生活在边境城镇的人们。边境城镇在美国通常以国籍和公民身份界限的模糊而闻名。那么为什么耶稣一路走来,来到了推罗的境内呢?耶稣的行为在当时犹太人眼中是很可疑的。特别是,法利赛人期望耶稣作为一个拉比,不与非犹太人来往。因外邦人不洁净,会使犹太人不洁。推罗和西顿有对犹太人,特别是对先知的暴力历史。这是耶洗别王后的家乡,她曾追杀先知以利亚。那么,为什么耶稣想去这样一个地方呢?一些学者认为,耶稣想摆脱围绕他事工的所有的热忱与争议。在马可福音第6章中,主耶稣对祂的门徒们说:“你们来,同我暗暗的到旷野地方去歇一歇。”(可6:31)也许耶稣需要一个退休会,但圣经并没有说。然而,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他选择一条荒郊野外的小路,来到犹大以外的推罗西顿。耶稣去做什么呢?他会遇到一些像耶洗别一样的恶人吗?不仅法利赛人,甚至祂的门徒们也会怀疑祂的行为。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祂“不愿意人知道,却隐藏不住”。祂来的其中一个目的是来找一个外邦女子。

        上周主日,我们还听到了一位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她在雅各井与主耶稣的交谈。我们可以看到,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之间的敌意和彼此不信任致使这女人对耶稣产生某种戒心,后来耶稣的门徒也对主耶稣持怀疑态度;因为经文说,当下门徒回来,就希奇主耶稣和一个妇人说话;只是没有人说:「你是要什么?」或说:「你为什么和她说话?」(约翰福音4:27)。首先,他们可能纳闷为什么耶稣会跟一个女人说话,特别当这个女人还是个撒玛利亚人,这更加可疑了。撒玛利亚人是被亚述人和巴比伦人征服的以色列人中剩下的人与外邦人之间通婚的后代。撒玛利亚人认为他们保留了耶路撒冷沦陷之前的真正信仰,但是犹太人则认为他们是偶像崇拜者,他们的宗教和血统都不纯净。这就是为什么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争论应该在哪里崇拜的问题。然而耶稣解决了这一争论,对这位撒玛利亚妇人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4:21-24)。他告诉那个女人,他自己就是弥赛亚,是基督,就是那“将要来,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的那一位。

        感谢上帝!耶稣来,拆毁了怀疑和敌意的墙。他主动与这两个外邦妇女相遇。祂这样做,是主动与他们和解。祂从这位叙利非尼基族妇女被恶魔缠身的女儿身上赶走了邪灵,他把活水赐给那位撒玛利亚妇女,在她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他来是为了所有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富人还是穷人,弱者还是强者。。。上周三预苦期敬拜时,我们讲到的是一位罗马百夫长,他是社会上的强者。今天我们讲的是外邦的女子,她们软弱,而且被边缘化了。耶稣来打破了将世界不同人群分隔的墙,祂揭示出我们的罪,更启示给我们真理并赐予我们圣灵,祂最终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牺牲,并在第三天复活。他消灭了罪的病毒,把人与上帝之间的隔墙,以及不同国家、种族、性别、阶级和社会地位的人之间的隔墙拆除了;正如圣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二章中所说,“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著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著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当柏林墙被推倒时,东德和西德又重新变成了同一个国家。当病人从新冠病毒中康复时,他们将从病毒中解脱出来,免于死亡,临时的隔墙将被拆除,一家人将再次团聚。同样地,通过耶稣的宝血,我们罪的病毒被清除,并通过他的十字架,敌对的隔墙也被拆除了,不管你的种族或国籍,我们又藉着信,再次成为一个大家庭。通过上帝自古应许亚伯拉罕通过他的后裔—-就是耶稣基督祝福万国万民的约,我们成为一家人了。

        最后,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亚伯拉罕是以色列人呢?还是外邦人呢?”你可能知道答案,但即使你知道,请思考一下。。。亚伯拉罕是个外邦人。他不是以色列人;因为以色列—-就是雅各,是他的孙子,他怎么可能属于以色列呢?当你第一次见到某人,问他们是哪里人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告诉你他们出生的城市和国家,以及他们生长的民族,对不对?亚伯拉罕来自迦勒底的吾珥,这是最邪恶的古城之一,偶像崇拜非常严重,是一个典型的外邦人的城市/国家。但亚伯拉罕以信心,响应了上帝的召唤,牢牢地抓住了上帝的应许。因为上帝的信实,他生了以撒,而后以撒生了雅各—-就是以色列,并进入了应许之地。这就是为什么亚伯拉罕被称为信心之父,把上帝的祝福延伸给所有的国家,并通过祂长期以来应许的亚伯拉罕后裔—-耶稣基督,来自所有国家的信徒成为一个大家庭—-成为上帝之家的一员。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