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我为义的与我相近

二零二壹年五旬节后第十六主日

证道经文:以赛亚书50:4–10,马可福音9:14–29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1925年的冬天对阿拉斯加州诺姆小镇的居民来说是非常可怕的。镇上唯一的医生柯蒂斯-韦尔奇在治疗了四个似乎是扁桃体炎的病例后,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这是极具传染性的白喉病例。如果没有针对白喉的抗毒素,整个小镇的两千多人和他们周围的邻居很可能都会失去生命。但问题是,这里是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啊!机场早已在冬季到来之前关闭,空运已经不可能了;更糟糕的是,白喉抗毒素在北极的冰冷温度下只能维持六天。最近的药物来源是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距离诺姆约有一千英里。当时的铁路虽然可以将药物运到尼纳纳,但距离诺姆仍有大约675英里远。孤立无援的居民唯一的办法是用狗拉雪橇运送抗毒素,于是一个由20个小组组成的接力运送队行动了起来,每个小组平均运送30英里。当比尔-珊侬第一个带着30磅抗毒素离开尼纳纳时,气温已是零下40度。即使是最有经验的雪橇运动员,处在零下40度也是残酷和危险的,但由于有这么多人的性命寄托在他身上,比尔没有别的选择。他咬紧牙关,面如磐石,望着前方,鞭子啪啪的声音像闪电一样划破了冰冷、漆黑的寂静。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生活中有些时候,前面的路看起来很黑暗,环境恶劣困难。有的时候,我们不确定自己该走哪个方向,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去做某一件事。此时,虽然我们可能不是去把救命的抗毒素带到阿拉斯加的一个偏远村庄,但可能是被召唤进入黑暗,或在一种不确定的情况下去拯救他人。这个恶劣的环境和不确定性可能不是天气,而可能是来自我们周围的人、社会和问题本身的复杂性。这时,我们从哪能里得到前进的力量呢?今天旧约经文以赛亚书中说,“主耶和华必帮助我,。。我硬著脸面好像坚石;”因“称我为义的与我相近”。上帝必帮助,指引我们,祂称我们无罪,使我们得胜。

        这是以赛亚书中的第三篇歌颂受苦仆人的诗篇。无论是在这里还是以赛亚书中其它关于仆人的章节,读者很难确定这仆人是以色列,还是以赛亚本人,还是应许的弥赛亚基督。但有一点以赛亚很明确地指出,以色列民做为仆人是又聋又瞎的,而弥赛亚基督才是真正的救主。这首诗歌所描绘的仆人形象是个聆听耶和华上帝的受教者。你也许说,这一定是指我们信徒,至少是在说以赛亚本人;然而,当你越往下读,就会越确信这仆人应是耶稣,上帝应许的那位弥赛亚。原来这是在描述耶稣做为人,祂是我们所有受教者,所有信徒完美的榜样。在第4-5节中,这个仆人不仅被描述为受教者,而且是用言语扶助疲乏人的老师。在第5-6节,祂没有违背上帝的旨意,也没有退后,面对恶劣的环境和严酷的逼迫,祂任人鞭打自己的背,任由人拔祂腮颊的胡须,忍受嘲弄和唾弃。这正是对主耶稣的写照,祂被打,被嘲笑,被吐口水,而祂在这一切逼迫中没有掩面,没有退后。为什么呢?因为祂说,“主耶和华必帮助我,所以我不抱愧。我硬著脸面好像坚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至蒙羞”。面如坚石是主耶稣在旷野受撒旦试探时的画面,是耶稣在圣周开始之前,祂面朝耶路撒冷城,定意要去受苦的画面;是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天父将十字架苦杯挪去,但最后却说:“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主耶稣不仅是我们受教者的榜样,是鼓励我们的教师,祂更是我们的救主。

         在生活中有时我们前面的道路可能是黑暗的。当你身体不适,甚至得急症,最后被诊断是严重疾病的时候;当你拿到被解雇通知的时候;当你好心提醒朋友,注意与身体或生活有关的事情却不被理解和嘲笑的时候;我们所受的打击虽然不能跟主耶稣所受的相比,但我们总能体会一二。所有的嘲讽、打击,不理解与遗弃都反映了人类堕落的罪性,而且因为我们罪恶的状况,有时自己心里也会产生怀疑和恐惧,怀疑上帝是否真的爱我们。你也许会像许多人那样与别人比较,想找到一丝安慰;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真实的处境。你也许会信奉斯多葛派为了忍耐而忍耐,或像伊壁鸠鲁派那样只为今天而活,不牵挂世上的生活;这些固然很好,但真实的未来在哪里呢?如今,我们就处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病毒和疫苗所带来的伤害与不确定性,社会的动荡与不安,邪恶势力的逼迫与捆绑就像冰冷漆黑的夜晚。我们是以基督里的信、望、爱继续走下去,还是放弃呢?

        今天旧约经文中的受苦仆人给我们提供了答案。祂说,“称我为义的与我相近”。你也许会问,如果这是在说耶稣的话,那耶稣为什么需要称义呢?为什么称祂为义的与祂相近如此重要呢?耶稣当然不需要为祂自己的缘故称义,因为祂是上帝的儿子,本来就是无罪的,祂在天父面前始终是公义圣洁的;但祂却为了我们每一个人而来。当黑暗的时刻来临时,我们必须明白上帝称耶稣为义这其中的两个道理。首先我们应该明白,所有害怕与怀疑的根源在于人类堕落之后与上帝永远隔绝了。起初亚当与上帝关系亲密无间的时候,没有丝毫忧虑和害怕;因为上帝与我们亲近,我们知道自己是祂所爱的,每一步都有上帝的呵护与带领;但当罪进入世界时,我们与上帝的关系破裂,使得我们怀疑上帝是否真的与我们同行,与我们亲近。这种与上帝的分离正是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承担的,祂喊着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为什么离弃我?”这是耶稣为了你我发出的呐喊。

        其次,我们应该记住,上帝派祂仆人耶稣来到世界,用祂的宝血为祂所爱的世人实现了称义。耶稣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上帝,祂作为人完全信靠上帝圣道的应许。在旷野与撒旦对峙之时,在前往耶路撒冷之前,在客西马尼园的黑夜里,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祂都坚信称祂为义的上帝与祂相近。祂通过拒绝诱惑,战胜恐惧和忍受痛苦的十字架的公义也赐给了我们,使我们与上帝重修旧好,恢复了我们所破坏的关系。所以现在上帝也称我们为义,与我们同在,再次与我们同行。治愈黑暗的真正解药,是记住正是这位受苦的仆人耶稣,祂曾在你之前也经历过这一切,并且为你赢得了称义,复活和永生。在耶稣基督里,上帝将因祂仆人的缘故为我们辩护,宣布我们无罪,宣布我们是祂所爱的儿女,并让所有人与天使知道。当罪和痛苦压得你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当人嘲讽或遗弃你的时候,请记住耶稣是你的榜样,是你的老师,更是你的救主,称你为义的必与你相近。

        当贡纳-卡森和他率领的最后一组抵达诺姆时,是凌晨两点。经过20组雪橇队的努力,五天内艰苦跋涉675英里的路程,抗毒素终于到达那位医生的手中。小镇得到拯救;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有几只狗死了,有几个雪橇运动员被严重冻伤。如今每年的艾迪塔罗德比赛就是为了纪念1925年这一个伟大的壮举。而对基督徒来说,我们的胜利在受苦仆人主耶稣冲破死亡赢得永生的伟大壮举实现的时刻。即使罪恶折磨我们,即使怀疑和恐惧袭击我们,即使这个罪恶的世界嘲笑并离弃我们,使我们深陷于各种非常真实的麻烦之中;上帝也必因耶稣基督的缘故称我们为义,与我们相近,我们永远是得胜者!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